幾天之前,臺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在股東大會上表示,如果真失去了來自華為海思的訂單,臺積電有辦法迅速將華為的空缺補上。

 

 

此言一出,社交網絡上又掀起了不小的波瀾,此前眾多媒體傳達的“臺積電必然不敢得罪華為”說,似乎進一步遭遇了信用滑落。回顧華為被列入實體清單,美國不斷加碼制裁的一年多時間,中國輿論場毫無疑問始終凝聚著高度的情緒。但是客觀講,我們似乎在面對美國新動作,或者不利于中國科技的一些消息時,只能貢獻出滿屏幕的怒火和高度重復的加油口號。

 

與此同時,隱隱中似乎又有些聲音告訴咱們,這場中美科技交鋒并不僅僅是幾家公司的事情,它與大伙兒的利益息息相關。而且中國人從來講究萬眾一心堅守長城,怎么現在變成華為單槍匹馬大戰長坂坡了?

 

這里的矛盾點可能在于,我們憤怒卻不知道憤怒后該做什么;感覺美國很遠,但被美國絞殺過的其他經濟體,慘烈影響至今猶在;感覺華為很近,但除了買手機支持,以及跟其他廠商粉絲惡吵一架外,也不知道能干點啥。

 

所以在看過了很多討論美國制裁與華為生存的文章后,我突然想和大家分享這樣一個話題:普通人是不是有必要參與,又如何參與這場本質是最先進國家對目前唯一挑戰者實行科技絞殺的“華為博弈”。

 

往小了說,這是再過幾十年我們如何跟彼時后浪講故事的問題。

 

往大了說,我們要考慮如何讓美國的制裁,掉進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里。

 

幾種聲音

 

 

先來說說目前網上能見到的幾種聲音。除了一些太奇葩的和動機嚴重值得懷疑的,大體對此類事件分為四種反應。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四個觀點也構成了大眾和社交媒體在獲知美國科技制裁時,所能提供的基本回應策略。

 

一、國家反擊說

 

客觀來講,美國將技術制裁升級到目前這個階段,確實短期爭取談判空間和緩沖地帶,幾乎必須依靠國家出手進行對沖干預。于是在網上大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國家出謀劃策,制定各種反制裁戰略。諸如制裁高通蘋果,開放仿制藥,取消承認對美知識產權保護等等,不一而足。

 

但是吧,在一場緊急事件中,老百姓給國家出主意,是建立在信息、資源、評判模型高度不對等基礎上的。真的屬于你能想到的當事多方都想到一萬回了。最多在國家確實進行類似行動后,非常有快感地發一條“你看哥們說對了吧”。

 

二、武統臺積電說

 

還有一些網友和自媒體,直接認為美國制裁是無解的,唯一破局方式就是武統臺積電。這個怎么說呢,如果你在北京坐上出租車,司機大哥給你講解一通國際局勢后,最后結論基本都要回到武統上。可能彼此思維模型都是一樣的。

 

三、繞路超車說

 

還有一種流行的聲音,是中國應該加速量子計算、光計算等新型計算產業的研究,徹底繞道硅晶和經典計算,讓美國幾十年科技布局一夜之間化成泡影。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未免太兒戲了,對量子計算等前沿領域的發展格局也缺乏基本認知。簡單來說,能繞過去早就繞了,誰也不想受這份肝氣。

 

 

四、買與不買說

 

最后,數量最多的回應,就是手機買華為,堅決不買蘋果。毫無疑問,更多用戶購買華為手機,是對華為非常直接也是有價值的支持。但如果我們把視線集中在對于美國制裁的討論上,會發現類似對手機買與不買的呼吁,基本只能以吵一架收場。

 

比如說買華為是愛國,那買小米 OV 呢?比如說買蘋果是不是支持蘋果在中國布局的產業鏈呢?而且手機的購買抉擇里,摻雜了個人消費能力、消費喜好、使用習慣等一系列因素,就我所見,真到了需要換機的檔口上,絕少有用戶會把美國對中國的科技封鎖納入判斷范疇。所以說支持華為手機當然好,但是無休止的爭論,甚至把買與不買華為手機當作唯一支持華為,支持中國科技的判斷標準,是絕對犯不上的。

 

幾種聲音總結下來,不難看出社交媒體反映出的,是大眾的第一印象里華為事件距離日常生活還相對遙遠。自己能做的無非就是買個手機,出出主意。那么這場事關國運的科技突圍,真的就那么高高在上嗎?

 

每個行業都是狙點

 

 

有一個問題的答案,是所有討論的前提:“華為博弈”與中國數量巨大的人口、企業、行業、產業鏈之間,到底有沒有關系?

 

回到科技產業的本質,這個問題很容易回答。科技作為一種產業形態,歸根結底依舊是商業行為。并且高研發門檻和漫長的生產產業鏈,導致科技產業嚴重依賴全球化市場和大規模商業需求。對于通信和 IT 為代表的科技產業鏈而言,來自全球的精準訂單是極速研發的前提。反之,市場需求越龐大、商業行為越穩定,產業上游供應鏈就會更慎重對待商業合約。并且順著穩定供需關系的邏輯,科技供給方會傾向將需求方的企業納入供給鏈,以此提供犬牙交錯的商業形態,避免出現雪崩式的產業鏈傾塌。這就是為什么以半導體為代表的科技產業,在全球范圍內形成了比鐘表機芯還復雜精細的供應鏈。

 

 

回歸到“華為博弈”本身,科技產業鏈的特性可以決定兩件事:一是由華為技術衍生出的產業需求越大,華為本身的技術底座就越安全;二是當通過華為可以鏈入的中國市場足夠廣大,并且具有自身再創新,反向加入全球產業鏈的能力,組成基于新技術的利益共同體,那么來自全球的技術供應鏈將會與華為的粘合度更高,華為的產業鏈就越安全。

 

基于這個結論,可以看到中國能夠消耗大量科技產品的民用市場,與華為的長期安全是緊密相關的;中國廣泛參與到全球科技貿易的市場定位,能夠為華為的供應鏈穩定提供長期利好。

 

所以說,“華為博弈”不是純粹的政府博弈,或者一家科技公司對外國政府的抗衡。從歷史上看,中國科技市場與被美國執行過科技絞殺過的其他經濟體和企業相比,國內民用市場旺盛、行業創新與出口能力強大的最根本的不同。比如日本半導體產業,以及三星、西門子、阿爾斯通,在經受制裁時都面臨本土需求不足,需要與美國產業鏈搶占全球市場的問題。而蘇聯則缺乏有效的民用科技市場支持,科技貿易體系與全球割裂。

 

廣泛的市場可以消化科技創新,大量行業可以利益創新機制增加外貿優勢,以及異常高效的全國產業鏈聯動機制,這些是華為和中國科技的獨特底氣。在國防、國際貨幣金融等核心關隘外,中國還有無數行業組成的山巒作為地形優勢,攻上來哪座都可能損失慘重,這是理想情況下面對美國制裁建起的“新長城”。

 

 

那么順著這件事往下看,參與“華為博弈”的最佳方式簡單明了,那就是推動自身所在的行業、企業,甚至自己的創業計劃,更多使用華為帶來的技術資源。甚至把華為技術轉化成行業創新與生產力,再反向輸出到國際市場。

 

接下來肯定就有人要問了,華為的技術那么高大上,哪是我說用就用的?

 

這里的邏輯盲區在于,華為和中國底層科技之所以在今天這個階段被封鎖和制裁,不是因為發展發展著川普突然覺悟了,而是從 5G 到 AI、云計算,技術融合帶來了新一輪各行業使用新技術作為發展動力的可能。美國并不怕其他國家通信技術領先,事實上美國通信技術從 4G 開始就已經衰落了。美國擔憂的是新技術作為底座,激活中國社會生產力大規模爆發——好比原先點油燈的突然就用上電了。

 

而你所在的行業,很可能就是那個本來在點油燈的地方。

 

事實上,“華為博弈”的本質是美國封鎖華為和中國科技現在的短板,以此希望斷絕中國科技的以后。面對現在我們辦法稀少,但面向未來卻有不少選擇。當你聽說麒麟芯片面臨風險的同時,華為也在各個領域推動新的技術變革。這些技術變革又可以被一些原本處在科技產業邊緣,甚至原本與科技絕緣的職位和企業所應用。

 

比如面對 CPU 封鎖,華為這幾年在推動基于 ARM 的鯤鵬芯片來代替英特爾的 X86,如果你的崗位在發展新業務,或許可以添加一部分基于鯤鵬的云服務;比如華為在推動 F5G,即第五代固網。如果企業網挺慢,不妨考慮華為面向園區提供的全光網方案;比如你想給小區加一個智能攝像頭,那可以試試華為的好望。或者在買不到英偉達板卡的時候,用華為 Atlas 代替。

 

總之,華為和整個中國科技行業,正在今天涌出大量新型基礎設施。了解這些“新基建”,去思考如何用它們創造價值,這就是參與中美科技對抗的方式。就像村里剛通了網,第一個想到在村里做電商,并且帶動鄰居一起做的人,就已經對中國互聯網產業做出了莫大的貢獻——當 5G、AI、云計算、WiFi-6、IoT 興起時,道理還是那個道理。

 

所有的技術創新,都必須遵循研發、應用、再研發的良性循環才能走向成功。而應用深度和廣度不斷提升,供應鏈粘度就會隨之提高。自主性和安全性,不是建立在封閉基礎上的,而是根植于創新。

 

總之,讓你所在的行業、企業、職位更加數字化、智能化,那就等于給中國科技布置一個新的狙擊點。

 

讓持久戰發生

 

 

最近很多文章也在提醒我們,中美科技對抗必然是異常漫長的、沒有硝煙的戰爭。但恰好形成對比的是,群情激憤的中國輿論環境似乎是更加希望畢其功于一役的那一方。似乎大伙有點忘了咱的看家本領——持久戰。

 

在通信網絡代際更迭,AI 技術突入產業現狀的科技變局中,我們首先需要正視一個邏輯:持久戰不是一種客觀存在的狀態,而是努力下才能達成的結果。很多聲音都相信長期科技對抗下中國有不小的勝率,但要知道勝率的前提是對抗,而不是等著。

 

中國科技能夠長期抵御針對性封鎖,并且保證事態不會驟然惡化,原因在于半導體、基礎軟件這些底層科技產業,都擁有著復雜的產業流程和利益鏈分布。這導致所有長臂管轄都有對應的成本,而各種商業上、產業上的閃轉騰挪都有一定的空間。

 

而就中國科技和市場立場而言,這場博弈的本質是以時間換空間。只有在向前發展的過程里,中國市場和全產業鏈更高效、針對性、創新性地吸收了讓美國擔憂的新技術紅利,反向將這些紅利變成了每個行業的貿易優勢、生產力升級方案,新技術最快速度變成“新能源“,中國企業和中國產業鏈,才能在國際科技圈層中獲得話語空間。

 

 

“華為博弈“中,中國科技產業實質上期待的理想情況,是更多行業、更多地域、更多應用主體,發展出可以與國際溝通,造成全球產業互動的產業創新。運營商忙著 5G to B 如此,互聯網企業忙的產業互聯網也是如此,AI 企業加碼 B 端市場同樣目標一致。最終在廣泛存在的產業迭代里,拉大持久戰的搖擺空間,為每一道“禁令”和“封鎖”留下緩沖地帶,讓制裁發布方瞻前顧后。在反復博弈的過程,隨時談隨時打,雙方進入嚇唬歸嚇唬,發展歸發展的循環里。

 

理想情況是,美國想封鎖的企業和領域越來越多,最終變成超高難度打地鼠,甚至根本無從下手。

 

所以說,與其看各路專家討論華為的未來,不如我們自己成為一只地鼠。

 

踩著技術聚合紅利,跳出規則

 

 

迄今為止,很多媒體與分析師討論了,中美之間的科技脫鉤和封鎖必然是長期的。無論特朗普和共和黨是否在臺上,都不會影響美國對中國科技執行絞殺遏制的長期政策。而中國也必須要做好長期應對的準備。

 

也有很多人分析了,這場對抗對于中國來說的最壞結果,是高科技公司受到美國管制或者破產。中國失去邁入核心底層技術的機會,淪為純粹的勞動密集地區與商品傾銷地,買辦經濟盛行。日本的經濟泡沫破裂,拉美國家和獨聯體國家的大衰退,都有可能發生在我們的未來。

 

但是如果換個角度看,既然有最壞結果,那么最好結果是什么?

 

以華為本身作為參照系,其實也可以看到一種對中國來說相對理想的可能。華為獨特的地方很多,5G、AI、計算都可以列入其中。但最獨特的,是華為是全球差不多可以說唯一的全產業鏈科技公司。從無線、固網,到 AI、云、IoT、存儲,華為在各個領域貢獻著技術革新,并且將其打通為可兼容的體系。這一點與上世紀 70 年代的 IBM 非常相似,彼時所有硅谷創新都來自或者經過一家公司。

 

 

而華為的全產業鏈優勢,與中國的全產業鏈優勢相遇,就是獲取最佳結果的機會。美國不擅長 5G,歐洲不擅長 AI 和云計算,即使兩者都擅長,他們也找不到這么多應用 5G+AI+云計算的產業場景,以及高效率的政府推動能力。

 

所以,機會在于將多種技術揉捏組合在一起,創造出新的價值。想要通過量子計算、腦機接口彎道超車,概率實在是太渺茫了。那就像一場看不到終點的長跑,發令槍一響就剩下跟自己搏斗。而真正的科技產業超車,都發生在產業創新的貼身肉搏里,抓住對手留下的錯誤迅猛發力,筑造一絲一厘的產業優勢。

 

如果中國科技能夠率先將幾種近乎同時成熟的技術完成融合到應用的轉化過程,那么華為和大量中國科技公司,就有可能跳出以往規則,來定義新的規則。舉個例子,假如 AI 時代的軟件創新,集中于某家中國平臺或者操作系統上,那么這是否能夠對芯片的長期被動形成反制約呢?

 

當然,這僅僅是設想中的最好情況。但在這個預設下,我們會發現如果中國各行業 5G 用的更快,產業智能化推動更堅決,就會更容易倒逼出中美科技新對抗的底牌。

 

站在技術聚合的時機上,用產業鏈優勢換取創新資源,這是中國“新基建“的首要任務。所謂跳出規則才能重寫規則。

 

把歐洲和日、韓變成朋友

 

 

最后,可能想要額外談論一個相關話題。很多朋友在面對美國制裁時,會馬上聯想到東風西風,意識形態的對抗上。恨不得整個西方世界都是敵人,咱們關上大門自強不息就算了。事實上大可不必,美國不代表西方世界,美國政府和某一黨派也不代表美國科技公司和技術創新者的訴求與利益。

 

在中美科技對抗的長期可能下,各個國家和經濟體同時也在面臨不同的問題和利益訴求。從歐洲對華為 5G 技術的拉鋸態度,以及日韓半導體企業與華為的合作中就可見一斑。

 

從“華為博弈“中,我們可以看到歐洲和日、韓企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往往在美國政客游說時,歐洲運營商和企業網用戶是首先站出來為華為證明的人;比如在臺積電風波開啟時,我們會自然把目光投向三星,以及日本企業在半導體產業上游的身位。我們既希望從這些企業中獲取對中國科技的認同,同時也希望他們能在未來提供幫助。

 

 

尤其在底層技術領域,歐洲和日、韓既是大規模市場,也是供應鏈玩家和供應規則的主要制定者。想方設法把他們變成朋友,尋找共同的利益捆綁點,也不僅是華為一家的任務。每一筆外貿訂單、每一張機票,甚至每一次交流,都是增強經濟體互信與依賴的方式,也是每個人可以參與其中的戰斗。畢竟科技產業歸根結底同樣是人的產業,對于人群的信任,是科技信任與合作的支撐。

 

當然,這里不是說其他國家不重要。只是局限在美國科技制裁這件事上,會發現歐洲和日韓格外重要。

 

過往,我們總是習慣于去理解這些國家需要的商品是什么。也許接下來,要嘗試理解這些國家需要的未來是什么。

 

戰斗在人生里,不在鍵盤上

 

 

移動互聯網時代,讓我們變得四通八達,同時也變得急不可耐。我們總是急于發表觀點,揮舞情緒,表達訴求。這些急迫的情緒在有些事件中,可能就是解決方案本身。但在很多事情里,比如如何化解甚至回擊美國的科技封鎖中,憤怒僅僅是最廉價的快消品。

 

如果我們想要一場長期的勝利,那么就把憤怒變成動力,分散在身體和大腦里。去創造,去改變,而不僅是揮舞鍵盤。

 

如果你此刻正在求學,請發現科技戰里人才是根本。臺積電之所以難以撼動,不僅是光刻機的問題,更多是人才優勢。那么請正視我們的畢業率和人才應用率之間的落差,嘗試去彌補它。

 

如果你是某個行業的一員,請理解產業變局正在快速發生當中,你所知的生產常識、商業常識都是可以被打破的。只有新機會才能打破舊平衡,而技術創新和融合正在提供機會。請嘗試去了解一下什么是鯤鵬、什么是昇騰,什么是產業智能化,不要讓談論華為僅僅成為一種茶余飯后的情緒發泄。

 

如果你跟科技行業沒什么關系。換一個角度想想,更多相互理解、更好的社交媒體氛圍、更多產業圈層間的溝通,都是讓科技進步在中國加速的一塊砝碼。科技革命誕生于繁榮的文化、廣泛的交流、高效的社會溝通之上,歷來都是如此。

 

其實吧,哪怕你只是怒罵川普之余,多看幾分鐘華為的產業體系和技術布局,也是降低了華為與外界溝通的成本;哪怕多討論一些新技術在自己行業內的應用,就是增加了中國科技革新的效率。

 

至于買或者不買華為手機,還是看產品和技術的優劣,結合自己習慣和經濟情況而定吧。華為也必然更想用產品證明自己。與其討論買或者不買某個品牌的手機,不如去這個大時代找找機會。讓智能世界加快到來,尋覓一些新的上升通道,探索自己崗位的更新方式,理解和尊重科技的重要性——做這些真的符合自身利益的事,就可以了。

 

你就是這個時代的屏障,創造奇跡的一點力量。

 

嗯,奧里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