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初,“挖礦”瘋了、“吃雞”火了,內存還在漲價。從 2016 年下半年以來,內存就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漲價,不停地漲價,2017 年一整年,內存的價值起碼漲了 3 倍多。以網上銷量不錯的經典威剛普條萬紫千紅 DDR3 1600 8G 單條,從當初的 238 元,現在已經漲到 600 元上下。在 2012 年,這條內存價格為 169 元,到了 2017 年,二手出售還能賺個翻倍的價錢,論保值率,內存不輸給黃金。

 

我們看一下近年來內存價格的起起伏伏。

 

內存價格的跌宕起伏


2011 年泰國發了一場大洪水,導致西數的硬盤工廠嚴重受損,當年硬盤出貨量暴跌,硬盤漲價。一年后,日本爾必達公司——2012 年爾必達公司破產,直接原因是巨額虧損,當年 2 月底的虧損額高達 56 億美元,根源則是 PC 市場不景氣,高價的爾必達內存銷量不佳,而這背后就有泰國洪水導致 HDD 硬盤漲價進而抑制了 PC 需求的原因。自此之后,這個市場逐漸被韓國、美國的三家主要公司壟斷。

 

半導體產業是有周期的,爾必達倒下的 2012 年正好內存價格跌倒谷底的時候,之后 2013 年開始大漲價,2014 年隨著 DDR4 平臺進入主流市場,價格又迅速下跌,跌倒了 8GB 單條一度只要 199 元的白菜價,這讓三星、SK Hynix 及美光公司的內存芯片業務舉步維艱,2016 年上半年的時候美光財報中還是各種慘狀——當季營收同比下滑 30%,凈虧損 9700 萬美元,而 2015 年 Q2 同期凈利潤 9.3 億美元。

 

不過悲劇到此為止了,2016 年 Q3 季度開始內存、閃存就持續不斷漲價了,后面的情況大家也都知道了,漲價一直持續到 2018 年 Q1 季度,目前來看內存價格依然居高不下,8GB DDR4 單條典型價依然要 699 元——上一次的價格大概是 750 元,去年 11 月底高峰價格要 900 元左右。

 


全球內存市場幾乎被美國、韓國壟斷,中國在這一波漲價大潮中承受不住了,首先是中國存儲市場很大,中國的公司從 PC 到數碼再到智能手機乃至行業應用都極度依賴進口閃存芯片,2016 年全年進口芯片 2270.26 億美元,而之前一直雄踞第一的石油進口值 1164 億美元,在這其中內存芯片占據的份額超過 20%,價值 400 多億美元,但中國的進口依賴率幾乎是 100%,就是說沒有一家中國大陸公司能夠在市場上真正做到內存設計、生產及銷售。

 


然而,過去沒有并不代表我們沒有在努力。

 

紫光出手,量產了 DDR4 內存?
有段時間有一條消息轟動了朋友圈,傳言“紫光國芯旗下西安紫光國芯半導體有限公司其 DDR4 內存內存模組已經開始量產并且能夠長期供貨”。

 

什么!如果消息屬實,那豈不是打破了韓美的壟斷,內存馬上要大降價了?

 

紫光國芯聽到這條消息也坐不住了,他們回應稱“公司 DDR4 芯片仍在開發優化中,年內會逐步推向市場,達到規模銷售還需要一定時間,預計對公司本年度業績不會產生重大影響。”而之前傳聞的那個國產 DDR4 內存實際上是西安國芯的 DDR3 內存。

 

不過,還沒量產不能代表不能生產。
 

前不久,西安國芯官網明確提到了可以長期供貨 DDR4、DDR3 內存在內的芯片和裸晶圓,意味著 DDR4 內存國產化也有著落了,意味著他們現在是可以生產 DDR4 內存芯片及模組的。具體如下圖所示:
 

 

有意思的是,紫光國芯的中文官網上點開產品列表是沒有 DDR4 內存信息的,但是英文版頁面上就有三款 DDR4 內存條可提供,容量分別是 4GB、4GB、8GB,頻率都是 DDR4-2133,跟 DDR3 內存一樣都是最基本的規格,核心顆粒、制程工藝未知,這兩方面應該跟三星、SK Hynix 的產品相差較大,畢竟國內在內存技術上落后還是挺多的。

 

提到國產內存,除了紫光國芯,不得不提的還有兩大陣營。

 

國產內存的另外兩大陣營
去除武漢新芯科技、兆易創新等公司在 NAND、NOR 閃存行業小有基礎之外,DRAM 內存廠家目前國內除了以紫光為代表的國家隊,主要有合肥長鑫 / 兆易創新、福建晉華這兩大陣營。

 

國內發展內存的第二個基地是安徽省會合肥,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個陌生的小城市,不過安徽政府也抓住了半導體發展的機遇,合肥本身在半導體產業上也有多年耕耘,聯發科、Marvell 美滿電子、京東方、科大訊飛、中科 38 所等知名公司、單位都在合肥設立了分公司或者研究所。具體到內存芯片上主要涉及兩家,一個是合肥長鑫,一個是兆易創新。

 

合肥長鑫的內存項目在網上動靜不小,不過報道出來的多是第三方視角,包括給他們建設基地、提供材料的公司等等,比較靠譜的是合肥市政府官網一篇報道,提到“在經開區,合肥長鑫高端通用存儲晶圓制造項目正在施工。

 

該項目擬建成業界先進工藝制程的 12 英寸存儲器晶圓研發項目,計劃 2017 年廠房建成,2018 上半年完成設備安裝和調試,預計下半年產品研發成功。”,而這個項目投資高達 72 億美元,大約 494 億人民幣的投資,完工后月產能可達 12.5 萬片晶圓,這個產能是什么概念呢?SK Hynix 在中國無錫的 DRAM 晶圓廠月產能大約為 13 萬片晶圓,但這是一個持續多年的投資,合肥長鑫一次建設的產能就有這么大,規模可見一斑。

 

在合肥的內存項目不止長鑫一個,總部位于北京的兆易創新公司 10 月底宣布與合肥市產業投資控股集團達成了合作協議,項目預算大約 180 億元,將開展工藝制程 19nm 存儲器的 12 英寸晶圓存儲器(含 DRAM 等)的研發,目標是在 2018 年 12 月 31 日前研發成功,即實現產品良率(測試電性良好的芯片占整個晶圓的比例)不低于 10%。

 

這是繼長鑫之外另一個重大 DRAM 項目,也是目前國產 DRAM 內存項目中唯一一個明確公開技術目標的,今年底完成的 19nm 工藝 DRAM 內存要求可不低,要知道三星目前最先進的 DRAM 公司也就是 18nm 工藝而已——當然,三星的是量產,兆易創新的是試產,而且良率要求很低,不低于 10%就是成功了,距離量產還很遠。

 

第三個國產內存基地是福建晉華,晉華是福建省政府下屬的投資公司,合作方是臺聯電 UMC,沒錯,就是哪個搞代工的聯電。根據報道,雙方合作的項目去年就動工了,投資約為 53 億美元,預計今年 Q3 季度試產,月產能大約為 6 萬片晶圓,規模比其他兩家要小一些。此外,這次的合作模式也比較奇特,聯電在代工技術上有資本。

 

但在存儲芯片研發上早前的嘗試并不成功,而且這種東西很燒錢,現在找到了大陸政府基金合作,技術則是依賴聯電及臺灣方面的 r 人才,相比之下紫光、合肥長鑫、兆易創新的項目則是強調本土研發,雖然也從日本、韓國及臺灣公司挖了不少人才,但主動權至少在大陸公司手里。

 

上述三大國產內存項目中,晶圓廠大多還在建設中,進度快的也是今年下半年才開始試產,量產要等到 2019 年甚至更遠的時間去了,而現在真正能有成品上市的只有紫光西安國芯半導體,原因上面也說了,他們本來就有內存生產、研發的基礎,所以這段時間以來在網上曝光的國產內存都跟西安國芯有關,我們來看看西安國芯的 DDR 內存到底怎么樣吧。

 

小結
兩年來,內存漲價一事牽動著中國計算機行業大家的心,買內存要花更多錢,這是買家都不愿看到的事實。而國產內存若能實現量產,不僅能打破國外企業的壟斷降低內存價格,更能彰顯中國在集成電路產業方面的決心和能力。2018,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