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 日,韓國電信運營商 SK 電訊正式在其官網發布消息稱,將聯合德意志電信、EE、KDDI、Orange、Telephonica、意大利電信、中國聯通、新加坡電信、NTT DoCoMo 這 9 家運營商一起推動“ 5G MEC”商業化。

 


SK 電訊官方新聞

 

如果你持續關注 SK 電訊,你會發現這家韓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進入 2020 年之后對于“ 5G MEC”的推動絕對稱得上積極主動。早在 1 月中旬,SK 電訊便聯合 5 家亞洲電信運營商(PCCW、Global、HKT Ltd、臺灣移動、新加坡電信、Globe Telecom)組成了一個國際工作組(Global MECTF),以開發 5G 移動邊緣計算(MEC)技術和服務。

 

三月份這次的“聯盟”組織,進一步提高了合作伙伴的戰略高度,將“ 5G MEC”的商業化推向全球化。

 

沒有 5G 講述 MEC 是蒼白的
根據《Mobile-Edge Computing – Introductory Technical White Paper》,MEC 的基礎架構主要包括 MEC 硬件資源、MEC 虛擬化層,應用平臺由 MEC 虛擬化管理器和 MEC 應用平臺服務組成。MEC 把無線網絡和互聯網兩者技術有效融合在一起,在無線網絡側增加計算、存儲、處理等功能,構建了開放式平臺以植入應用,通過無線 API 開放無線網絡與業務服務器之間的信息交互。

 


“ 5G MEC”系統模型:圖片來源于 IPLOOK

 

實際上從 2014 年起,4G 便開始不斷對 MEC 的按內容分類進行轉發 / 分流 / 加速的能力進行商用。不過從結果來看,4G 時代的諸如 VR/AR 、CDN 、車聯網、智能安防等應用都不盡如人意。

 

然而,這不免讓人有所疑惑:4G 時代走的磕磕絆絆的 MEC,到了 5G 時代就能夠在現實社會中“大型真香”? 

 

在此,筆者分享幾位行業大咖對于 5G 和邊緣計算的觀點,來源于去年年底與非網的《邊緣計算意味著什么》專題。

 

TE 數據與終端設備事業部板對板系列產品管理高級經理吳剛(Gerry Wu)表示:“5G 技術著眼于更廣的范圍,5G 將帶來海量的大數據終端在小范圍內進行大數據處理和終結的應用。這些典型 5G 應用將要求 5G 網絡具備大容量、高速及低延時的傳輸能力。而邊緣計算則是小范圍內的實時數據傳輸,且更著重于數據處理。”

 

TE 數據與終端設備事業部板對板系列產品管理高級經理吳剛(Gerry Wu)

 

這和歐洲電信標準協會 ETSI 的觀點是一致的。該協會在提出之初的定義便是,MEC 是基于 5G 演進的架構,并將移動接入網與互聯網業務深度融合的一種技術。

 

基于此,Imagination PowerVR 視覺及 AI 部門高級總監 Andrew Grant 認為:“5G 是將邊緣計算帶入下一階段的大規模商業化的技術之一。”

 

Imagination PowerVR 視覺及 AI 部門高級總監 Andrew Grant

 

從效果上講,邊緣計算一定要能夠提升效率,降低延遲,這是瑞薩電子中國 Enterprise Infrastructure 事業部部長陳建名(Angus Chan)的觀點。引用當時他的回答:“邊緣計算的出現,通過在現場安裝和連接智能設備實時采集數據并進行簡單處理,免除了通過網絡上傳數據所帶來的信息延遲,大大提升了效率。”

 

瑞薩電子中國 Enterprise Infrastructure 事業部部長陳建名(Angus Chan)

 

因此,從業者們更愿意在 5G 時代談論邊緣計算,MEC 同樣如此。作為銜接業務層與管道層節點的 MEC,需要 5G 的 大帶寬和 10X 高速率,這樣才能真正做好跨層優化、節點切換調度、保證連續性以及動態觸發等操作。而這些,在 4G 時代是難以大規模操作的。

 

“5G MEC”中運營商扮演的角色
毫無疑問,MEC 將成為 5G 演進的重要技術,給 5G 時代賦予新的定義,拓展了無線網絡的行業應用邊界,服務于千行百業,這是一個跨時代的升級。而根據 Gartner 的報告,到 2020 年全球連接到網絡的設備將達到約 208 億臺,移動端應用將迫切需要一個更有競爭力、可擴展,同時又安全和智能的接入網。而提供網絡服務是運營商的主體業務。

 

運營商熱衷于“5G MEC”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根據市場調研機構數據,未來有 70%的互聯網內容可以在靠近用戶的城域范圍內終結,基于 MEC 平臺將這些內容存儲在本地就可以為運營商節省 70%的傳輸投資。這讓運營商沒有理由不把 CDN 網絡形式進一步去做下沉。

 

此外,對于運營商而言,瓜分 “5G MEC”市場蛋糕和完成 5G 網絡覆蓋是可以同步進行的事情。以國內通訊市場為例,4G 時代南北向的承載網,已經不能滿足 5G 的普及需求,而 MEC 同樣需要網絡本地化。因此,建設 5G 核心網和建設 MEC Ready 網絡可同步進行。

 

不過,正如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研究院楊鑫等人在《短板減少、優勢增加,運營商在 MEC 領域大有所為》中提到的,邊緣計算一定是“四大門派”坐鎮“武林”的,運營商只是其中一派。其他三個“門派”則是,云服務提供商,尤其是公有云服務商;專業服務提供商,主要是視頻監控提供商和 CDN 服務提供商;以及工業 I T 設備服務提供商。

 


圖片來源于《短板減少、優勢增加,運營商在 MEC 領域大有所為》

 

這篇文章的一個觀點值得關注,作者們認為 MEC 領域,電信運營商并不是作為網絡服務提供商角色出現的,而是需要綜合考慮云、移動網絡、物聯網、CDN,構建一個符合網絡重構戰略與 5G 演進同時支持云、物聯網、IPTV/CDN 的云網協同體系。且網絡邊緣的資源建設與布局的優勢,并不表明電信運營商擁有邊緣計算競爭的絕對砝碼。

 

對于上一段最后這一點,與非網在采訪國際連接服務供應商 Syniverse 時得到了印證。Syniverse 商業戰略和產品開發高級副總裁 David Zhang 表示:“邊緣可以是移動運營商所建立的分布式聚合基礎設施的邊緣,也可以由企業或 OTT 服務提供商在他們的數據中心基礎上開放邊緣計算能力,例如私有 LTE 或私有 5G 應用。”

 

Syniverse 商業戰略和產品開發高級副總裁 David Zhang

 

寫在最后
云計算時代,運營商淪落成為“管道商”,角色屬實尷尬。“5G MEC”市場中,中國電信已經表示運營商們將做的更多。然而,我們總是喜歡講理想和現實的對立,倘若運營商不能很好地實現云網協同,其結果恐不如云計算時代。

 

講得激進一些,“5G MEC”市場中,運營商唯有食肉和吃土可選。